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12左侧
查看: 5384|回复: 443

没喝酒也可以讲故事,臭且长,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1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day958 于 2018-4-21 20:37 编辑

我有一个挺好的习惯,就是阅读,且会对认为有用的文字反复咀嚼,所以仙珍里精华帖差不多都能背个大概,
三年了,帖子里的内容帮助我在同期入坑的朋友们面前成功装逼,不仅各种知识信手捏来,而且确实养得还不错。
这篇文字的动机出于这几天又把精华帖过了一轮,结合三年来的经验相互印证,颇有所得,所以跑出来沽名钓誉一波。
强行自吹,很爽,看不惯你也打不过我,打得过我你打不着我,受着吧。




进入正题之前说下背景,入坑之时,十二价格正站在乔戈里峰之巅,乔戈里峰是什么鬼?事实证明第二名果然不会被人记住,
为嘛不直接说站在珠穆朗玛之巅?我不是预言帝,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出大佬来把价格推到什么地步?还是继续安心养花吧。

入坑前,也就是2014年,经历了人生最灰暗无助的一年,创业失败,至亲重病,以及,接踵而来的巨额债务,
才买三年的房子卖了,该打包的打包了,处理完琐事后,和恋爱七年新婚四个月的妻子提着简单的行李上了飞机,
离开重庆回到了老家——桂林市的一个小县城。过安检的时候,妻子抱着一盒植物忐忑地问安检员,这些可以上飞机吗?
盒子里有一盆五十铃玉,四颗生石花,两颗金玲,一颗熊童子。


我现在还记得,在当时妻子买这些植物的时候,会很小心的告诉我,养这些肉肉需要用专门的颗粒土,挺贵的,
一包土就要四五块,还要好几种不同的颗粒。
真的很心酸,单纯的她需要为了几十块钱而更多考虑我的感受。要知道当时除了一身债务,刷爆的几张信用卡,
我什么都没有,当然,仅有她。


回老家后,需要找工作,需要租房子住,已经初步学习了怎么养多肉的妻子完全没有提任何要求,
我们住进了一套没有阳台的房子,她把肉们养在了阳光最好的地方——卧室外晾衣服的一个小空间。
然后,我忙于新的工作,某天回家,发现妻子一直在抽噎,问了好久才知道,她的熊童子死了。
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哄着她,止住抽噎,毕竟男人都不喜欢女人哭。
接下去,五十铃玉死了,生石花死了,金玲死了,妻子似乎失也去了对多肉的喜爱。
因为我不会跟她谈论多肉,不会为了她的几颗肉死了而伤感,我们的感情也因为八年的时间而略显平淡且挣扎。
想想那时的我,心里一度对身边的人和事失去了欲望,各种各样放弃和逃避的念头充塞头脑,
把她对我的太多付出都看成了理所当然,或者说,习以为常而不觉珍贵,真的蠢。


一直到2015年4月,我们的经济状况有所缓解,有一天我路过花鸟市场,看见一个老太太用纸盒装着一些景天在市场外的路边卖,
我一向恶趣味,所以看上并直接端走了一颗黑乎乎的家伙,没错,黑王子。当妻子看见我带回的这颗黑王子时,
那一脸的惊喜并没有让我感到太多的开心,相反,是歉疚,确实,当物质不再带来太大压力的时候,人才会更多关注情感,
或者说精神需求。那时我才反应过来,妻子并没有放弃对多肉的喜爱,只是在压抑。
那以后,我开始不断往家里买景天,买番杏,也鼓励她尝试播种,买一些看似专业的育苗块之类的东西。
但我依然蠢的是,我以为这样可以让她开心,万万没想到,这反而让她更悲伤得无以复加差点真的失去信心和兴趣。
因为,景天们总是在不断地死去,播种苗总是莫名化水,而我的愚蠢就在于,只是在给她买,
除此之外,在多肉上再也没有更多的交流了。
当她兴致勃勃给我介绍各种植料的作用时,我有听没有记,浑然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她嚎啕大哭说再也不想养肉的时候,心底的悸痛潮涌而上似乎要把我淹没,
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当时的感觉,疼痛,痛到醒,脑子里似断似无的一根弦瞬间绷紧,存在感无比强烈,
那一刻,我重新认识到她的情绪、她的状态,对我而言是如此重要,无与伦比。


爱情故事到这里开始进入良好的发展,我开始更重视妻子的情感,更重视对妻子情感的回应,
开始不断从网络上寻找种植多肉的知识,一些门户网站,百度贴吧,最后从一个爱好群里知道仙珍,
于是,2015年8月,我注册了这个账号,找到了开篇提到的精华帖们,欣喜若狂,如痴如醉。
再然后,我们搬家,换了一个有70平方露台的房子,景天很少再死了,我也开始养十二了。
我会把水提前晾好,然后呼唤妻子一起来浇水,一起为景天出状态而欢呼,一起扒掉番杏褪掉的老皮,
一起播种,一起为夏天的到来忧虑,一起咒骂回南天可恶的潮湿,当然少不了制止妻子浇水的冲动。
这期间,妻子的景天有了遮雨棚,而我的十二们有了一个二十平方的小棚子。
三年了,多肉们一直在生长,生活和事业也重新回到正轨,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感情的浓郁。
没错,这段文字就是为了虐狗而存在的。



这么浓厚的背景下,不给点关于养肉的干货,我想我会被口水淹没的,所以下面就是我对三年来点点滴滴养肉经验的一个回顾,
未必周全,想到哪写到哪,当然不可能比我刚刚回忆感情那么细致周全,最重要一点,该怎么做我不会写,
精华帖里已经太多了,我想写的是这些年犯过的错,错的总比对的来得更深刻一些,对吧。


最近很深刻的一个教训,我自认为对于养十二已经非常从容了,所以去年秋天翻盆的时候,
有一批玉露3-6毫米颗粒的土不够了,于是用筛下来最细的那些颗粒种上。
关键是我铺面都用的3-6毫米桐生砂,看不出哪些是细颗粒的盆土,然后这大半年有些玉露一直长势不对,
同样的光照和浇水始终有几十颗灰扑扑的进入不了生长状态,索性直接扯出来看看,都是各种干掉的根皮和新长的根点,
这个教训是,我特么忘记了一个很基础的东西,不同的配土浇水怎么能一样的周期和分量呢?


我试过全颗粒,全泥炭加珍珠岩,7分颗粒3分泥炭的配比,都没有问题,长得都很好,那我犯的错在哪里?
依然还是懒,有一批成株,因为懒得筛泥炭了,把盆底抓一把大颗粒透水石后,把大块的纤维泥炭随便扯成几块就丢到盆子里去,
然后再用颗粒上盆,结局就是,那批成株没有一颗能正常生长,
拔出来一看,烂根,盆土中下部分泥炭堆积的地方简直密不透风,这根不下去一根死一根我都不信。
所以,细节很重要,不要太自信。


关于浇水有个说法是夏天要断水,我信了,然后我错了,错在哪?夏天的时候棚子里有接近50度的高温,
这还是我上了两层50%铝箔遮阳网的效果,晚上最热的时候也有30度,遮阴了断水了我就放心地出差了,
两个月后打开棚子一看,尼玛全徒了,徒了!!说好的休眠呢?不是断水了吗?怎么还会徒???
这个错误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教条主义。总结下来徒的原因有三点,一是遮阴比较多,光照不够了,
二是空气湿度和温差还在,能够维持生长并不进入休眠,三是,没徒的都死了,死得只剩一个盆,根本看不出两个月前盆子里种了植物。





关于光照,有个故事可以接着上一段讲,植物们徒了后,急啊,要纠正啊,于是,终于熬到气温比较合适,
也就是十一月的样子,我把遮阳网全撤了,我要压制这些徒货,所以,巨大的错误又发生了,
常年50%遮阴的植物们这一暴晒就是半个月,刚进入良性生长状态又生生晒休眠了,而且是伴随大面积的烂根,
意识到错误的我赶紧补救,重新上遮阴,晚了,折腾到第二年四月,还有上百盆摇摇晃晃抓不稳土。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急并没有什么卵用,只会错上加错,十二并不是能暴晒的品种,何况是我这种全天日照的环境。


关于浇水我还有个深刻的错误,都说雷雨营养好,富含氮元素,所以有段时间遇到雷雨我就把植物搬出去淋雨,节省水了不是?
雨停后又屁颠颠地搬进棚子里,开心啊,然后过段时间就抑郁了,不用问,烂根了,原因呢?
雷雨有个特征,特别是秋天的雷雨,雨过天晴这词听过吧,雨后的阳光多可人啊,
配合棚子里的温度,能直接把盆里的根都给蒸熟有没有。
这个结论告诉我们,浇水的时间真的不能任性,都是细节,都是细节。


新手们总是希望自己苗苗快点长大,我还看到仙珍有人发帖问有没有什么邪性的方法让植物们长快一点。
不可避免,我也有过这心态,但是我谨记薄肥勤施,非常严谨地控制这双贱手,少用,少用,而且只在生长旺季使用,
那我哪里错了呢?特么我对有机肥概念不深刻,我买的是所谓**的一种叫“超级磷钾”的东西,化肥。。。烧根,没得商量,
特别是小苗和刚发根的一些植物,在发根的时候,只要根长到大概半厘米左右,我会给大水,以前都没事,
打用上“超级磷钾”,我成了发根困难户。So,记住,有机肥才安全。


关于空调,这个必须讲的,前年我在论坛里买了不少种子,什么克锦啊玉露锦啊什么牛逼买什么,林林种种千把颗,
五月份的时候耐不住直接播了,有空调谁怕谁,顺利发芽,长叶,到8月的时候天气很热,播种苗都三四片叶子了,
搬进室内安全度夏。错在哪里?错在我白天会放到阳台,晚上带进卧室,到9月份还没什么问题,正常生长,
依然是是棚子里徒的那个夏天,我要出差,把苗子搬到阳台后我就走了,然后就开始了白天客厅开空调,温度20左右,
晚上关空调,30以上的逆温差,个把礼拜后想起来让妻子给看看,化得只剩百来颗,而且还僵了,丢也不是继续养着又不见长。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播种不远行,真的。伤不起。
还有个更重要的——有多大能耐做多大的事,一口吃不成胖子,搞不好还磕坏了牙。


关于环境也有个难以挽回的错误,我是在露台上做棚子,露台跟隔壁仅有铁栅栏隔开。
有一段时间,隔壁住进了一个游戏工作室,脏乱差你懂的,不可避免的,他们成功养起了老鼠,
连带我的十二们也被啃了不少,要么死了,要么残,苗子还好,长长就看不出来了,母本们毁容怎么办?
没办法,三年白费,自己抹眼泪吧。这个错误说明什么?环境总是有太多不可控因素,有人烦恼虫,有人讨厌鸟,
有人被大雪压塌过棚子,有人被台风刮走过棚子。所以,提前预防,做好措施,远比损失以后再补救要好得多。




关于买买买,这个错误就多了,要么是贪便宜,要么是只看名字,关于这个我不想多说,
毕竟不是自己交学费永远记不深刻,这个没有异议吧?


再聊聊组培吧,十二市场乱是老生常谈,组培是大势所趋什么的也被很多人挂在嘴上,为了验证组培,
我也一筐一筐买过上千颗了,总体而言,出瓶苗也好,硬化过的苗也好,只要没死终归会长大,
至于成株后会不会得到标准株的品相,我的经验是,玉露和寿类大致没差,非要纠结一些灵性之类意识上的差距,
那也是很难有标准的,毕竟谁都知道环境和手法的不同,最终植物呈现的状态也不同。
关于扇子和象,我的组培苗还没到成株,目前不好下判断。另外组培也出过有意思的东西,背窗三兄弟什么的,观赏价值就相当不错。






最后是实生,这个必须结合组培相对来说,个人认为组培只是商业行为的所谓大势所趋,
且仅限于有资金有技术搞组培的投机团体(此处不包括致力于农业推广的组培机构),
对他们来说仅仅是从组兰花组红掌等等显得不那么挣钱的行当改成组十二,
明明只是组培商们调整产品方向的“大势所趋”,非要说成是十二发展的大势,很服,很洗脑。
同时我还想说,组培商们应该建立一个真正该大势所趋的观念——产品质量,不要搞得自己跟个土包子似的只看到暴利。
而我的观点,实生才是园艺方向真正的大势所趋,国内搞组培的你说不是为了挣钱我真不信,半个字都不信,
当然挣钱的同时也有推广且普及品种的衍生作用,这点是好的。
从我个人出发,如果养了几十年花,在这个爱好里留不下自己命名的品种的话,真的是白玩了。
我是美术学院毕业,从事设计行业,所以对于作品,对于作品感,始终是有自己的执着。
虽然养肉只是个爱好,但是就想把这个爱好做到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极致,既是性格所致,也有朋友们的观点影响。
皇帝都想流芳千古,坏人也愿意臭名远扬,在某个圈子里留下自己的印记,是一个很装逼也很能装逼的行为,来嘛,一起来装逼。
(花点时间给新人解释下实生,十二的实生,指的是有性繁殖,既通过不同品种的父母本授粉杂交,
得到种子,播下去,带大,这个过程叫实生,意义在于从大量的杂交苗子中选拔出更出色的新品种个体。
千万不要跟着商家们混淆概念,用实生来区别于组培,其实很简单,组培,非组培,就可以了,为什么商家非要黑实生呢?有病?)




其实写到现在,我发现很多东西总结起来,还是个心态问题,不骄不躁,细致入微,八字真言用在我身上很有警示作用,
养花如是,感情如是,生活如是。花友们呢,坦白说我是想偷懒了,毕竟又臭又长很多人不爱看字,就允许我偷个懒吧,
图也不想放了。。。好累的。以往的帖子都有发图,无聊可以翻翻。


最后总结是,养花问心,我有我的初衷,最后变成热爱,也愿把这篇文字看到最后的花友,能得偿所愿。
恩,不用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6 花币 +8 收起 理由
erlee + 1 赞一个!
从水生 + 2 看的累~
斯文Sven + 1 这逼装的好极了,给你点个赞
tiger + 8
儒子牛zky +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1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到了十二吨的狗粮

发表于 2018-4-2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两个赞,一个给你们的感情,一个给你的干货。
发表于 2018-4-21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会儿楼主说是桂林的,不由哇了一声:老乡啊!这个帖肯定会上热门!
发表于 2018-4-21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臭,跟油炸臭豆腐似的。蘸点辣酱再来两块压压惊。
发表于 2018-4-21 1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狗粮撒满一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txytzh 发表于 2018-4-21 19:48
看了一会儿楼主说是桂林的,不由哇了一声:老乡啊!这个帖肯定会上热门!

老乡好
发表于 2018-4-21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玩12的,养肉的干货我就不看了。前面看得掉了眼泪。好好生活,如此恩爱的你们会有更好的日子在后面。喜欢这样暖心的夫妻!!共勉!
发表于 2018-4-21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复制3楼的话。很棒!没有酒也认真读完了,虽然主要养景天……
发表于 2018-4-21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倒 我居然看完了   难得!好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仙珍圜 (苏ICP备14059036号)(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667号)

GMT+8, 2018-5-25 20:45

© 2008-2013 XianZhenYuan.cn ,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