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17|回复: 50

搬运——《魇论》仙人掌科植物的养植新经 | 杂篇:再见,红蜘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9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xxwe 于 2022-6-9 11:43 编辑

另外一篇技术在这里,改变土壤——搬运——关于微生物菌剂在瓦苇十二卷植物上的使用
来源:魇论(ID:wj0036123)

作者:梦魇1981,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私我删帖,谢谢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到本地戈壁風多肉大棚里相聚了一番之后,忽然改变了主意决定临时插播一贴。

其实,早在18年相聚之前我和戈壁風多肉大棚的棚主王哥就已经神交很久,所以初次见面更是倍感亲切,王哥主要养植的是12卷和块根,但其中自然也会穿插一些景天和球类,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当属这颗安哥拉葡萄了。

待到前几日和几个朋友再到王哥大棚里游玩时,王哥还是那么健谈风趣,我们一边开着玩笑,一遍交流着 自己的养护心得,收获颇丰。就在我们准备起身返回之时,王哥忽然拉住我说有一堆鱼让我带走,并自我调侃,说自己从块根、12、奇峰锦属,再到景天、番杏、各种球类,现在竟然让红蜘蛛把本身就为数不多一小片鱼给祸害的不轻,实在惭愧,不如让我全部带走以图清净!
看着说要让我抱走的这一盘盘被红蜘蛛祸害的乌羽玉属植株,其实我相信王哥的真诚,但此时我感受更多的则是一个植物爱好者对它们的不甘与眷恋,我把王哥拉到一边悄声说道:

“无功不受禄,王哥,我给你支个对付红蜘蛛的招,绝对有奇效,这些鱼你留着刚好可以实践一下。”

“真的管用?我用了那么多种药,一直都收效甚微。”王哥将信将疑道。

“试试嘛,王哥,你要这样……。”

听了我的招数之后,王哥更是惊的半天合不拢嘴吧。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连连称奇,大手一挥:

“这一台面的球你随便挑一颗吧,就当是诊疗费了。”

这我哪里敢收,于是我诺诺的问到:

“王哥,有10的黑方吗?给几个。”

“没出息!”王哥怒骂一声,撅着屁股从台面下拉出一个纸箱。就这样,我抱着一摞崭新的黑方,欢喜的去了。

“魇,你和王哥说了些啥?看把王哥高兴的。” 返程的路上,雨落一直追问。

我半依着车窗看着风景,笑而不语。
其实,关于我和红蜘蛛之间的瓜葛,这得从一颗大榕树说起。那大概是在我养球初期,有一次到朋友家里做客时,无意中看到了在朋友小区的绿化带里孤零零的栽着一颗大榕树,因为我们这里是大西北腹地,大西北特有的干旱再加上冬天近零下30度左右的严寒,这也就决定我们这里绿化带的植物品种,所以这颗大榕树一定是被人遗弃的,但直接扔了估计他又心存不忍,所以就栽到了这里。

或许是出于自身对于植物的偏爱,或许是因为内心的那么一丝好奇,我走上前去,慢慢的打量着这颗陌生的大榕树,尽管它的枝条是那样的瘦弱、尽管它从头到脚还剩不下20片叶子,尽管它与周围的植物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但这都不重要,因为它还活着!

于是,我毅然转身,重返朋友家中取了一个大号塑料袋,在朋友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以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之势,将其拔出、根部装袋扎紧、扛于肩,就这样,在那个秋风瑟瑟、熙熙攘攘的新华南路,一个人和一棵树于黄昏的边缘行走,而全然不顾路人那诧异的目光。

终于在我精心的呵护之下,那颗原本有些“颓废”的大榕树慢慢开始焕发出生机,待到其萌发出了近100片叶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它原本并不孤独,因为我扛回来的不仅仅只是一颗大榕树,一起来我家的还有它的三位邻居,它们分别是:隐藏于叶片背面的红蜘蛛、根部泥坨中的蚂蚁窝、以及几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蚯蚓!

对于那几条大蚯蚓,我还是欢迎的,但对于其根部泥坨中的那窝蚂蚁来说则显然不是益事,所以我先用几颗糖果干掉了蚂蚁,具体做法非常简单,将几颗糖果放在蚂蚁洞口吸引蚂蚁,待到糖果上爬满了蚂蚁之后,再把糖果连同蚂蚁一起拿开,然后清理掉糖果上的蚂蚁之后继续再将糖果放在蚂蚁洞口,由于根部带来的那坨泥土相对较小,所以蚂蚁数量毕竟有限,如此反复、不消几日,蚂蚁便已完全灭了踪迹。


但对于大榕树叶子上的红蜘蛛来说则显然比较棘手,虽然早已“久闻大名”,但毕竟这是第一次亲身经历,所以在“宣战”之前,我还特意从百度和论坛上恶补了几日功课。通过几日的学习和我的细心观察之后,我弄明白了几个要点:

1、红蜘蛛不是蜘蛛,它其实是一种螨虫。

2、它虽向阳而生,但其实它们更喜欢藏于叶片背面。

3、该螨虫繁殖能力极强,所以当我们能够看到它们的时候,其实它们就已经爆发了。

就这样,我与红蜘蛛的斗争正式拉开序幕!

首先出场的当然是鼎鼎大名的烟头水了,这对于一个当时就有着近10年烟龄的“迷途小萌新”来说,此时他的内心是自豪的,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看似百害而无一益的烟草居然还有这种功效,于是几个烟头往矿泉水瓶里一放,看着浸着烟头的自来水就犹如一壶老茶一般慢慢着色,心里便开始琢磨起这壶“红塔山”的功效了,在浸泡了3日之后我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期望急忙找来一个喷壶便开始施展拳脚,然而其结果却是那么的不近人意。

难道是毒性不够?于是我把烟头的数量增加到了20个/每矿泉水瓶、浸泡时间也调整到了一周,甚至我还天真的认为是“红塔山”的口感较绵,而把牌子换成了更为猛烈的“红河”,但遗憾的是这一切努力却均以失败告终。

就在这么折腾了近两个月后,我终于又弄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烟头水不仅对红蜘蛛无效、熏人,而且还特废喷壶。

随着大榕树日渐枝叶茂盛,红蜘蛛的活动范围也开始越渐猖獗,但好在我那时也才刚刚入坑家里并没有多少植物,情况虽然谈不上什么紧迫,但我知道,如果我不把这些讨厌的红蜘蛛彻底收拾住的话,那么阳台上别的植株也早晚都会遭殃。

于是我一边努力的收集着各种各样的仙人掌科植物,一边却又在苦苦寻觅着可以根治红蜘蛛的方法,就这样以乐果、桔满意,甚至以敌杀死为代表的一批批神药粉墨登场了,但却又无遗不一一悄然退去,是的,它们其实真的挺让人失望的,不仅效果甚微,而且还搞得家人怨声载道。

终于有一天我又偶遇了一位奇人,给我支了一个密招,那就是传说中的“蚊香疗法”。为此我还专门找了个套冰箱的大塑料瓶,毕竟要把一盆一人多高的大榕树完全包住也并非易事。于是塑料袋一套,两盘蚊香一点,看着袋中烟雾起伏缭绕,大感快意,心想着这回又是“毒气”、又是窒息,怎么也应该把它们搞定了,但事实却又是那么的让人遗憾。

正当我还在苦苦寻求根治它们的方法时,家里填新丁了,望着我家闺女那双天真的眼睛,是啊,那是多么好看的一双眼睛啊,就此我深深的明白,企图用药物来收拾红蜘蛛的时代在我这里就此终结。

随着我家闺女的牙牙学语、随着大榕树生命的生生不息,终于它们开始向我的仙人掌科植物下手了,首先在球体上发现红蜘蛛的就是鱼类了,或许是鱼的味道较好,又或许是鱼的毛座利于它们安家,反正感觉就是它们超喜欢那里,一副打算长住久安的样子,很是让我伤透了脑筋。


接下来发现红蜘蛛踪迹的便是乳突属了,因为那时家里有几盆群生的白龙丸,虽然名字叫得响亮,但在红蜘蛛面前却毫无招架之力,乳突属植株那峰峦重叠的长疣,刺座根部那稀稀散散的绒毛,更像是红蜘蛛“军团”们操兵集结的练场。至于家里的那一些裸萼,比如光琳、碧岩什么的,则感觉红蜘蛛对它们的兴趣不大,虽然偶尔也能在它们球体上发现一两只,但光琳、碧岩,以及别的裸萼属植株仿佛自身就带有某些驱使魔力一般,使得红蜘蛛的子孙们往往也只能成为球体上的过客,而却无法驻足,当然,也有可能是由于一旁摆有更为可口的“糕点”,而使得它们彻底放弃了比较“棘手”的“猎物”。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似乎又搞明白了一个事情,虽然这个可能会存在些什么争议,但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那就是:对于一些硬质球体的植株来说,在一般情况下红蜘蛛将不会成为主要的病虫害,比如:光琳、碧岩、天平等;但对于一些软质球体的植株来说,则需做好对红蜘蛛的预防,比如:乌羽玉属、鹿角柱属植株等,因为这类植株特别容易得到红蜘蛛的垂青,从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在家里不能用药物来对红蜘蛛来进行歼灭,但在这段时间里我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同红蜘蛛的斗争,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也练就了一身功法,虽然收效甚微,但好歹也勉强将其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从而使得更多的植株免遭伤害。

例如当某只“不开眼”的红蜘蛛爬出其毛座老窝出来晒太阳时,我可以手持一柄双面刀片精准的对其进行“斩首行动”而不会划破球体;再例如当一小撮红蜘蛛完成列队准备开阔疆野之际,我更是可以手握一柄牙签熟练的耍完一整套独孤九剑而很少会有漏网之鱼。当然除此之外我还可以借助风火二将的功力(吹风机和打火机),来实施对其老窝的不定期围剿活动。

在与红蜘蛛的斗争过程中,我虽然一直未能完全“占领”对方阵地,但整个斗争的过程还是绘声绘色的,整个斗争的前景和趋势还是较为明朗的,总之就是一个字:绝不妥协!

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一天整个战事却因一场意外而出现扭转。那日清晨,我正手握一柄牙签在强光手电的协助下进行日常巡视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媳妇的埋怨声:

“天天就是球、球、球,你也不看看大榕树叶子上的灰多厚了……”

是啊,这段时期一直都苦苦忙于同红蜘蛛的周旋,显然对大榕树的照顾是不够的,以前还常常为期修剪枝条,现在基本已经任其自由发展了。于是我紧忙拿起高压喷壶前去接水,这时耳边又传来了媳妇的叮嘱:

“这么厚的灰光用水行吗?也不知道加点洗衣粉。”

既然媳妇都说了,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加,必须加!看到这里也许有些朋友会觉得这是怕老婆的表现,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其实要想反驳自己的媳妇很容易,但是我觉得只要她说的在理、并不过分,那么倾听、照做也无妨,因为媳妇是要用来疼的,而不是用来赢的。

于是多半壶清水外加三大勺“奇强”,充分溶解后在高压喷壶的作用下化做一片喷雾对着大榕树的叶片从上而下均匀扫射,看着雾状的洗衣粉水在叶片上慢慢积聚成一串又一串的水珠,然后夹杂着灰尘、枯叶从叶尖慢慢滑落,猛然间又开始担心洗衣粉水流入盆土会对根系不利,于是又赶紧找来保鲜膜将盆口封住,一番操作之后,灰尘尽除,大榕树叶片上遗留的洗衣粉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洗衣粉气息,整个阳台都散发着焕然一新的感觉。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忙忙碌碌再对其无暇顾及,直到有一天清晨我在给大榕树修剪枝条的时候,我才在意外中猛然发现原本喜欢隐藏于叶片背面的红蜘蛛竟然悄然没了踪迹,于是我又紧忙从头到脚的对其仔仔细细的巡查了几遍,最后在惊喜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大榕树上的红蜘蛛团灭了。

是啊,与我苦苦周旋了近好几年的红蜘蛛居然被我收拾住了,这着实让我感到惊喜,回想起在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怎么对其进行整治,唯一的线索只有一个,那就是洗衣粉!

对,没错,那就是洗衣粉!为了再次验证这一偶然的发现,我又找了一颗饱受红蜘蛛折磨银鱼再次进行了验证,效果却出奇的好,基本可以做到“药到病除”。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把我所有的植株全部都过了一遍洗衣粉水,就此,我与红蜘蛛的持久战终于画上了句号。

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洗衣粉会对红蜘蛛如此有效,但这却丝毫不会影响其在根治红蜘蛛方面的效果,这就好比虽然我并不明白手机畅游网络的机理,但这却并不影响我的两个大拇指在手机的软键盘上奔跑如飞。于是,奇强、雕牌、绿源等各个品牌的洗衣粉我都陆陆续续做了尝试,后来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越是便宜的洗衣粉,其效果就越好,什么号称不伤手、什么号称无残留的统统不要,因为在根治红蜘蛛方面,我们需要的就是伤手、我们需要的就是残留。

后来我在百度上刻意的搜索了一番,这才揭开了我对洗衣粉可以根治红蜘蛛的疑惑,原来在洗衣粉中含有一种活性物质叫做烷基苯酸钠,而“烷基苯酸钠”就是制造化工农药的一种原材料,其在植物病虫害的防治方面有着非常好的作用。而1g洗衣粉加1000ml水。配制后用喷雾器喷在植物上,其防治效果相当于2000倍乐果。

在得到了“度娘”的理论依据后,我又开始了另一种看似疯狂的举动,那就是用洗衣粉水进行浇球和灌根,至于其对盆土的除虫效果到底如何,可能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但至少有一点基本可以证实,那就是洗衣粉水对植株和盆土不仅无害,而且对于一些比较好收拾的小虫子,比如什么小黑飞、黄螨(一种黄褐色的小爬虫),基本可以做到“一喷无”。

后来我将洗衣粉水的这一功效分享给了广书、SAM等几位好友,从信息的反馈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直到后来有一次在一个球群里,一个朋友在向大家请教根治红蜘蛛的方法,我自然毫无保留、倾囊相授,但很快就得到了这位朋友的质问:

“什么,让我给球球喷洗衣粉水,那我球上的毛毛怎么办?球的肤色怎么办?出了问题谁算谁的?”

我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华丽分割线~~~~~~~~~~~~~~~~~~~
~~~~~~~~~~~~~~~~~~~~~~~~~~~~~~华丽分割线~~~~~~~~~~~~~~~~~~~
~~~~~~~~~~~~~~~~~~~~~~~~~~~~~~华丽分割线~~~~~~~~~~~~~~~~~~~
花友们比较熟悉的治疗红蜘蛛的非农药方法是用洗衣粉兑水,洗衣粉带碱性,红蜘蛛是不宜生长在带碱的水中,可是洗衣粉水中有香料,又会让母红蜘蛛误以为有食物就把卵产在其中,从而达到了灭虫的效果。但是,在洗衣粉水中再滴入风油精,效果会更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知道,风油精的成分提取自常绿大乔木,其中的薄荷樟脑就有驱虫效果。如此,洗衣粉加上风油精的灭虫效果自是没得说。此外,这两种的组合,无毒清香,对于家里养有宠物的花友们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下面,我们来说一说具体的配置方法。可以用一千五百毫升喷壶加15g洗衣粉加风油精五六滴,摇匀,喷叶。

发表于 2022-6-9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学习了
发表于 2022-6-9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22-6-9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发表于 2022-6-9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护花神效果很好,但是对白色皮色有一点染色的副作用。
发表于 2022-6-9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光洗衣粉,洗洁精一样有效。 还好你遇到的还是红蜘蛛不是更难对付的杰克。
发表于 2022-6-9 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去试试
发表于 2022-6-9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个根粉的特效药呢,兄弟
发表于 2022-6-9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22-6-9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麻烦,到处都是现成的除红蜘蛛的药,随便买点,两种交叉使用,一两周就完事了。养花这么折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仙珍圜 (鲁ICP备2021037596号)

GMT+8, 2022-6-30 14:34 , Processed in 0.049639 second(s), 7 queries .

© 2008-2013 XianZhenYuan.cn ,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