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935|回复: 137

5月27日和DT先生讨论二三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1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霄骥 于 2019-7-11 16:37 编辑

时间:527日上午  地点:群马县桐生市DT家  天气:晴  35
(为避免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本帖不配发DT家任何图片。)
QQ图片20190711142745.jpg
桐生站外,和蔼可亲的老奶奶开的拉面店永久地关张了,海鲜特色的居食屋也改成了晚间才营业的居酒屋……

DT家目前原则上谢绝中国人参观,即使是比较熟识的,在非接待日也会让主人很为难,因为最近两年损失重建和老DT先生去世等接连花去很大精力,有很多重建工作要忙。DT夫人依旧年轻贤惠,DT典彦本人则比前次见面明显苍老了,精神状态也略显颓唐。当天很热,DT先生说北海道前一天已经39℃了,记不清哪年春天像今年这么高温。看过正在恢复中的花圃后,我们蹲在院子里大太阳底下,大约用了1个来小时,讨论了几个问题。内容琐碎不付繁文,且以纪要形式加以复述,以下皆为讨论中真实意思之表述,原则上只复述事实,不代表其中观点一定正确:

一、关于花型种的问题。关于DT保彦老先生书中大花型、中花型、小花型如何定义区分的问题,DT典彦认为,没有绝对的尺寸来界定多大的花算大型、多小的花算小型,主要还是相对植株个体和感官上大概判断的。有的小型种比如云映玉,起初开的花很小,应该算小花型品种,但是随着年数增加,有的个体也会长得比较大,这时候开的花也比以前大了很多,就没法用尺寸标准来看待了。再比如像苇胧玉,小的时候花就小,长大以后花的尺寸也会变大,但是相对植株的叶面来说还是显得比较小,所以不会用尺寸来衡量,只是从视觉上判断就当做小花型种看待了。

二、关于白花品种,尤其是云映玉"Sperrgebiet" ex K.G.白花个体的问题。黄花品种出现白花突变的情况算是比较常见的,荒玉的白花突变品种很著名,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南非引入日本的白花荒玉种子正品率都很低,通常一个种荚播种出来,只有少数几个是白花的,对于这些白花个体后代的稳定性还需要时间来研究,所以虽然现在有白花荒玉的母本,但是在后代正品率没有得到充分证明前,是不会贸然出售的。"Sperrgebiet" ex K.G.(被称作新188的云映玉)作为一种发现不太久的品种, 相关的研究还比较缺乏,就手中来自南非的种源来看,确实存在和荒玉一样的白花突变个体,不过这种个体开出的白花只是相对的白色,还略带一点儿淡黄(类似干酪色,作者按),并不是普通白花品种那样的亮白色。

三、关于杂交的问题。知道中国目前有很多人在尝试各种杂交,其实全世界都一样,日本、韩国、欧洲的爱好者也都在这么干,所以杂交实验本身并没有什么稀奇。但是事实上,多数杂交出的后代都是丑的,对于这种情况基本都是采取淘汰的方式处理掉。目前中国出现的一些杂交出来的并不优秀的后代随便起个名字流入市场的问题,这是错误和不负责任的,这些非常不纯的个体流入市场,可能会干扰到相关品种今后的进一步选拔。说到源于欧洲的彩虹日轮玉,其实后代中的红色个体还是祖本中的光阳玉本身,绿色个体还是祖本中的绿光阳玉本身,只是多了不同程度棕色的中间型个体,从提升观赏性和后代正品产出率的角度来说并不经济,因为棕色的并不好看,人们通常只追求“红”和“绿”这种颜色鲜明的个体,完全通过光阳玉和绿光阳玉的选拔就可以了,棕色个体只是增加了普通播种者得到几种颜色后代的播种乐趣,所以类似这种情况的本人都扔掉了。

四、关于被盗的问题。前几年被盗的情况确实很严重,很多父亲留下的珍贵母本都被偷走了,有的整个品种的母本都没了,黄绿朝贡玉的母本就一个都没有了,被偷光了。据说小偷现在在中国出售这些母本的种子,现在知道其中的一个偷盗的主谋是XX人,此外还有XX人,那第一个XX人本人没有来过群仙园,每次都是让不同的中国留学生来偷,来一次偷几个这样,所以当时完全没有防备。为了不再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只好谢绝一切陌生的中国人参观了,还养了狗。(我没见到狗,估计是主人见到客人来访后提前栓起来了。)

五、关于黄绿朝贡玉verruculosa "yellow green form" ex C229B再培养的问题。这是一个尚未完成的品种,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尚不能算是一个成熟稳定的品种。可惜因为此前两年培育多年的母本完全被盗了,所以品种培育只能从头开始。现在对同种源的绿色个体进行了重新选拔,目前来看一切顺利,反而比之前多年研究的那批母本效果要好,只是由于选拔的样本不同,特征也和当初的那些有些许不同,总之未来可期,详情不便多叙。

六、关于紫紫勋(Rhubarb)和酱爆(lesliei“jambourree” ex SH)的问题。“一样的东西,这两个品种是一样的。”(严格来说,这不是我们这次详细讨论的问题之一,而是DT典彦先生看到我把紫紫勋(Rhubarb)和酱爆(lesliei“jambourree” ex SH)分类表述的时候,主动告诉我的,原话如上。因为我没吹毛求疵到认为酒红紫勋可以因极细微的差别而应该价格差数倍的地步,所以并没有继续深究。现在国内有一种说法,说是哈默在酱爆研究中途送给DT、DT以此培育出紫紫勋(Rhubarb),所以紫紫勋是酱爆的半成品。这个说法有其可能,但对一些重要问题还是语焉不详,中途是个什么概念的节点呢?中途之后哈默和DT分别对该品种又做了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呢?中途之前和中途之后出品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呢?这些统统都还是谜。不过这个小插曲,起码说明DT自认为他的紫紫勋与酱爆是同一种东西。)

最末说明,DT家主要还是以品种育成为主的园艺实践者,他的主要观点更多是基于大量园艺实践和园艺家彼此交流得来的,并不一定在理论层面和学术领域处于最前沿和最权威位置,一家之言,看看就好。另外说一句,DT家从来不产K.O.,数年前我第一次给他看K.O.的全称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串字母代表着什么,国内类似冒名顶替的品种还有不少,有意者须做好功课,别让狗头羊肉骗了。

此次面会,深深感受到2年前DT先生所述被盗后的痛苦和绝望,如今虽稍见心态平复,已有从头开始的决心,然而显然已失却早前的豁达与乐观。
此贴不会回复任何有关于住址、联系方式、探听当前内情的问询。分享,是为了志同道合者彼此共同学习提高,而不是给某些别用用心之徒创造为非作歹的条件。

愿天下爱花之人,能如花般洁身自好。

评分

参与人数 2花币 +20 收起 理由
tiger + 10
爱家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11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偷盗者可耻
发表于 2019-7-11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如果有机会去东京,真的想去看看,偷盗之事,全球皆有,控制不了别人,做好自己就好,养花,自乐。
发表于 2019-7-11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发表于 2019-7-11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人  ? 沈阳人?   沈阳人我貌似知道是谁了  上海是 哪个呀
发表于 2019-7-11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家之言,看看就好
发表于 2019-7-11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字 唉....
发表于 2019-7-11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场决定一切,国内上百万价值的货不做好安保而且每天人来人往肯定要遭殃
发表于 2019-7-11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谁出黄绿朝贡玉种子就知道谁是偷盗者了
发表于 2019-7-11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偷盗可耻!把杂交淘汰品胡乱起名流入市场的可耻!把并未稳定的选育过程中的半成品,不标明真是情况,直接以成品命名的可耻!国内的圈儿乱就是乱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仙珍圜 (苏ICP备14059036号)(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667号)

GMT+8, 2019-7-21 20:52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1 queries .

© 2008-2013 XianZhenYuan.cn ,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